从飘若尘烟的文字读湘西凤凰乡土女作家刘潇的归归红

2018-11-05   阅读:138

  从飘若尘烟的文字读湘西凤凰乡土女作家刘潇的归归红

   我喜欢在这样的深夜打开红网,浏览一些温暖的文字,想念一些温暖的人,淡淡暖暖的心扉会轻轻开启,缓缓的走向红网的灵魂。今晚入我眼帘的是飘若尘烟大哥的笔墨,首先标题《湖南凤凰著名苗族女作家刘潇》就很吸我眼球,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激动的情绪促使我一字字的读,一句句的理会,因为这个作者飘若尘烟也好,文中主人翁刘潇也好,都是从凤凰古城走出大名鼎鼎的乡土作家,也是我最熟悉最仰慕最敬佩的老乡,我一直向他们轻轻的靠近,浅浅的触及…….

   飘若尘烟大哥一直在外漂泊,在商海的打拼中始终笔耕不辍,他大量精典的散文诗歌发表于各种文学刊物上,对文学追求和执着一直不改初衷。认识飘若尘烟大哥,那是足迹客栈刘叔在一次宴请饭局的时候认识,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我经常从他精美的笔调里读他,从他感性的文字里思索他。

   今晚我又拜读飘尘若烟写刘潇女作家的人物传记,那温婉柔美的语言,真挚饱满的情感,力透纸背的笔触,让我又一次把我们湘西凤凰继沈从文后的女作家刘潇深深地再次解读。

   说起女作家刘潇,我们也是在湘西凤凰著名的乡土作家马蹄声老师一次出书的发布会上认识的,我记得当时在文星广场的发布会上,刘潇主席在会上发言,当时足迹客栈刘哥就问我,你熟悉此人吗,我淡淡的说,人家如雷贯耳的大作家谁不认识啊,可是人家不认识我啊。刘哥白了我一眼,说是凤凰的文联主席,然后叫我过去和作家刘潇老师拍照好沾点文气,我当时就有点小紧张,我扭扭捏捏的半天不过去,因为在此之前我几乎没有接触过什么名人,不多时刘哥和刘潇大作家已经向我走来,刘潇老师长发披肩,素雅的民俗服饰,笑容浅浅,整个风格嫣然一位民风古朴的江南女子。我还在呆呆的端详着眼前风景,刘潇老师已经走到我面前了,她落落大方和我握手,并且还说希望以后有好的稿子要投她主办的《凤凰杂志》,叫我留下电话以便联系,我被眼前亲切温婉的大作家触动了,在兴奋的交谈和拍片中我完全忘了拘谨和自卑,我只记得那声音甜甜的,那嗓子细细的,那微笑浅浅的。

   过了一段时间,我心里始终想着那桩事,我又担心人家只是说说而已,早就忘得一干二净,我还是不敢打刘潇老师的电话。但是在一个不久的清晨,我又听到那甜甜的声音问我有好的稿子吗,我马上说有,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发了电子稿过去,没想到一个星期后,我又听到了那甜甜的声音叫我拿稿费,虽然稿费微薄,但我却兴奋异常,因为我不仅有铅字发在《凤凰杂志》上,我还零距离接触刘潇老师,还得到刘潇老师的鼓励和夸奖。以后的日子,我们走的似乎也近了,刘潇老师经常打我电话叫我参加一些关于文学方面的学习和会议,我才知道圈子里面好多的文学青年都是刘潇老师一个一个的发展起来的。我渐渐的对刘萧老师亲切起来,我常为刘潇老师谦和的为人处事而感动着。

   在人杰地灵,人才辈出的凤凰古城,刘潇老师是继沈从文先生后续出的著名乡土女作家,刘萧老师曾担任文化馆专干,文联秘书,作协主席等职,作为一个女人是不容易的,那是要有一定的实力的和扎实的文学功底的,就像飘若尘烟大哥所总结刘潇部分得到欣赏和认可的作品常见于《民族文学》、《青年文学》、《滇池》、《青海湖》、《当代》、《花溪》、《三月三》、《满族文学》、《伊犁河》等国内多家杂志。中篇小说《忧郁村落》入选《苗族作家作品选集》、短篇小说《河的儿子》入选《现当代小说选》、散文《一生牵挂》入选《中国少数民族经典文库》等多种版本。出版有小说集《忧郁村落》、纪实文学作品《挺进美利坚》。长篇小说《筸军之城》于2014年6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发行,引起一定反响,2015年第1期被《长篇小说选刊》全篇选载,之后入围第九届矛盾文学奖参评作品。我常感叹,刘潇老师这么多的作品,我不知道她哪里来这么多的精力和智慧去创作,哪里有这么多的故事和风景去书写。我一直沉思着。

   在这样的深夜,静静地读刘潇老师这样一个对文学执着痴迷的女人,我知道刘潇老师的那只叫归归红的阳雀已经飞出大山,飞出森林,飞过海洋……回想自己同样为女流之辈,却常把美好的梦推向远方,把想要去的地方丢在半路上,直到一切都在海市蜃楼中沉浮,才知道要拾起心中的梦想,去追寻刘潇老师那只叫归归红的阳雀,那才是我一生的所向。

  散文大全

新媒体

金牌卫浴参与《浴室柜》标准
金牌卫浴参与《浴室柜》标准起草再获肯定 【中华卫浴网】金牌 卫浴 因参与起草中国建筑材料协会《 浴室柜 》标准(标准

中共公祭南京大屠杀 镇反屠城
中共公祭南京大屠杀 镇反屠城引关注 【大纪元2014年1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中共当局日前在南京举行南京大屠

澳门银河网址:用好预算绩效
用好预算绩效管理指挥棒 原标题:用好预算绩效管理指挥棒 据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了《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

无形的妖风
无形的妖风 今天上午,我在办公室里可能是坐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腻感,这可能是与阴暗的连雨天